-威風,勸告那些叛逆期的青少年,不要誤入歧途。”“為了收集素材,姬檸還親身闖入過黑勢力團夥的窩點,幫他們立了個集體三等功。”說到這裡,南耀有些不是滋味。追根溯源,他們公司也算幫凶之一。楚驚鴻拿起旁邊的花茶喝了一口:“姬隊長準備怎麼辦?”南耀搖搖頭:“他冇說,但我想他應該不會放過那些抨擊姬檸的人,還有迷途的作者以及網站。”楚驚鴻敲敲桌子:“你和老闆也在其中。”南耀悚然一驚:“不是吧?我就是個打工的,冤有頭債有主,有事彆找我替補。”楚驚鴻倒是不擔心姬隊長采取法律手段,他擔心的是姬檸會亂來。“你去找宴宴買一道平安符吧,等我殺青了再去姬家看看,或者你也可以出錢請君宴出手。”南耀懷著忐忑的心情離開了劇組,馬不停蹄地去找君宴。君宴剛打開門,看到南耀的模樣,往後退了幾步:“你見鬼了?”南耀頓在門口,臉色煞白:“君…君小姐,您這話…”“字麵意思,你最近是不是碰到不乾淨的東西了?”君宴轉身坐回沙發上,視線在他漆黑的印堂打轉。毫不誇張,他那印堂比墨汁還要濃三分。南耀害怕極了:“我也不知道啊,我就去了一趟姬…對了!姬檸!”他把姬檸的事一五一十地跟君宴說了,說得口乾舌燥:“君小姐,事情就是這樣,所以我是已經被姬檸的鬼魂纏上了嗎?”君宴眉頭緊蹙,如果按照南耀說的,姬檸纔剛過頭七。南耀冇有被姬檸纏上,僅僅是去了一趟姬家,印堂就黑成這樣,那姬檸想要害死一個人豈不是輕而易舉?“你能聯絡上迷途的作者嗎?”要說姬檸最恨誰,那必然是抄襲了她作品的人。南耀拿出手機給迷途作者打電話,嘟了好久那邊才接電話。是個很渾濁的男聲:“南先生,這麼早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嗎?”南耀看了一眼君宴,君宴給他傳音了一句話,他馬上覆述:“那個張先生,檸檬泡醋自殺的事你知道嗎?”“什麼!?她自殺了?”張先生語氣驚訝,不似作假。“這段時間你最好不要出門,我估計會有記者找到你那裡去,迷途正在籌備拍攝的事情,還是不要節外生枝。”南耀繼續照君宴的指示說話。張先生顯然被這個訊息嚇壞了:“我…我…她怎麼就自殺了呢!”“她的死可跟我沒關係啊!我就是寫了一本書而已,其他的都是粉絲們猜測的,我從來冇說過她抄襲我的話!”“當然,我也冇有抄襲她的作品,這完全是一場誤會!”南耀聽著這話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