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否則也不會教出那麼多個徒弟來,還個個都是百家巨頭。

所以看見有天賦的年輕人,總會有些好感。

而能夠靠著一篇殘卷《天魔秘》修至宗師巔峰的蕭碧顏,武學天賦自然極高。

她愣了一下,不過還是問道:“敢問尊駕為何會出現在這皇宮之中?”

“是聖上安排的,”鬼穀子毫不在意的輕笑道:“老道往後,就在這養心殿中煉煉丹藥。”

蕭碧顏瞳孔猛縮,心中震駭。

這句話的意思就是,眼前這位也是那大魏天子手中隱藏的力量!

一瞬間,她就想到了很多。

“那剛纔在禦花園的那些氣息......”

鬼穀子絲毫冇有要掩飾的意思:“自然都是聖上的臣子。”

“......”蕭碧顏深吸了一口氣,將心境平複下去,有些艱難的開口問道:

“尊駕這般的人物,為何會願意為大魏天子所驅使?”

她是真的不理解。

東廠那位督主也好,護龍山莊的莊主也好,都還在理解範疇內。

畢竟宗師再強,也還是宗師,終究是凡人。

但大魏天子身邊那位易公公,和眼前這位。

那都是至少踏入了半步大宗師,接近天人之人!

是脫離了凡人範疇的存在!

這樣的人物,會願意聽命於一個俗世王朝的皇帝?

鬼穀子彷彿絲毫也不意外一般,淡淡的道:“君君臣臣,父父子子,這本就是最基礎的觀念而已。”

蕭碧顏表情一僵,有些無言以對。

畢竟,理確實是這麼個理。

但是對於這般超凡脫俗的人物而言,這樣的‘理’,還能約束他麼?

站在原地沉思半響,她纔開口道:“多謝尊駕解惑,晚輩告辭。”

轉身,蕭碧顏就直接朝著禦書房而去,她要找那位大魏天子談談。

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