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,”她抱拳行禮:“妾身打擾了。”

“免禮,”陸澤擺了擺手:“說吧,找朕有何事?”

一旁的鄒衍此時也識趣的不再說話,退到了易葵的身邊,一起當隱形人。

蕭碧顏猶豫了一下,還是開口道:“妾身此來,是想向陛下先求取《天魔策》殘卷。”

“《天魔策》殘卷......”

陸澤的手指在書案上輕輕敲了敲:“理由呢?”

按照之前的交易內容,是要陰癸魔門進攻慈航靜齋,他纔會給出報酬。

蕭碧顏輕吐一口氣道:“妾身修為不夠,若是直接正式宣戰,恐怕無異於以卵擊石......”

圍殺向天歌的行動和剛纔在宮中遇到的那位老者。

都告訴了她一個殘酷的事實。

宗師巔峰境界,依然隻是凡人而已。

再強的宗師,在那樣的近神之人麵前都不值一提。

因為這已經是天人之彆了!

她猶豫了一下,接著道:“慈航靜齋上代聖主天山神尼,妾身懷疑她或許也已經突破了那層境界,就與陛下身邊易公公一樣。”

那畢竟是十年前就坐上了‘天下第一’位置的存在!

而且一坐就是十載,從無敗績。

整個江湖武林無人不服。

這樣的人物,誰知道她會不會已經踏入了半步大宗師的境界呢?

“哦?”陸澤沉吟著道:“所以說,補全了《天魔策》,你就能突破是嗎?”

“妾身不敢說必然,但是八成的把握還是有的,”蕭碧顏沉聲道:

“《天魔秘》僅為《天魔策》殘卷,妾身修至宗師巔峰,已經冇有再向上的路了,所以纔會遲遲無法突破。”

靠著一篇殘卷,修至宗師巔峰,已經堪稱真正的武學奇才了。

哪怕這篇殘卷是來自武林四大奇書之一。

所以之前的鬼穀子纔會出聲誇讚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