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早上,天還灰濛濛的,顧扶洲就醒來了,洗漱完後,便出門給陸晚晚買早飯去了,那女人嬌氣得很,嫌棄部隊食堂的飯不好吃,冇辦法他隻能去飯店給她帶飯了,隻不過這些他都能忍受,唯一的願望就是她不要在作妖了。

買好早飯回來,房子靜悄悄的,不用想也知道,那女人還在睡覺。

他把飯盒放在桌子上,留下一個字條,轉身離開了。

陸晚晚醒來的時候,天已經大亮了,她晚晚揉了揉眼睛起床,爬起床,從櫃子裡隨便挑了一件淡藍色的布拉吉穿在了身上。

站在鏡子跟前,看著鏡子裡的美少女,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
不得不說,原主的眼光很是不錯,挑選的衣服都很漂亮,也很適合她。

出了臥室,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放著熟悉的飯盒,飯盒底下還壓著一個字條,陸晚晚走過拿起字條,上麵隻寫了兩個字:早飯。

“這字寫得倒是挺不錯的,很有風骨。”

她嘀咕了一句。

不用想,也知道這些都是顧扶洲留的,放下字條,來到洗漱間簡單收拾了一番,才吃起了早餐。

邊吃邊想,她該如何改善和顧扶洲的關係呢?最終,她決定做些好吃的給他。

都說要抓住一個男人的心,就得先抓住他的胃,她時不時給顧扶洲送些飯,次數多了,一定能緩和兩人關係,畢竟有句老話說得好,“拿人手短,吃人嘴短”。

說乾就乾,吃完早餐後,陸晚晚便拿著一些錢和票出門了,雖然空間冰箱食材很多,但原主來西北這麼久可從未在家開過火,而顧扶洲一個大男人,也都是一直在部隊食堂吃飯的,廚房對於兩人來說都是擺設,所以她得去買些東西做做樣子。

對於附近的賣東西的地方,原主是都知道的,理了理原主的記憶,她決定去最近的部隊商店。

然而作為一個路癡,她還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