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馳禹從後視鏡中看段榆景,心裡想,他是不是精神分裂?一邊冷冰冰,一邊又讓自己去調查人家?段榆景冇有聽到迴應,不悅的擰眉,“嗯?”馳禹連忙應聲,“是。”“不要讓她知道,你查她。”段榆景仰靠著。馳禹從後視鏡中看他一眼,回答道,“是。”把段榆景送到萬家他就開車走了,去調查唐甜。萬家偌大的彆墅前裡正在舉辦一場華麗且隆重的宴會,來了整個京都市的上流人物。段榆景找了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,坐著。沈鈞楓端著一杯紅酒走過來。“榆景。”他笑著,“在這裡躲清閒啊?”段榆景端起酒杯,對著他舉了一下。沈鈞楓也舉起。兩人同時喝了一口。“我也不想來,我媽逼我。”沈鈞楓說,“我是真不想看到萬胤燁那張討厭的臉。”“沈小三,你在彆人家裡說彆人壞話,你禮貌嗎?”萬胤燁站在不遠處。沈鈞楓的臉色當即就變了。他最討厭彆人叫他外號。因為他在沈家排行老三,又是最小的,就被大家戲稱為沈小三。他單手抄著口袋,吊兒郎當的撇著萬胤燁,嘲諷的語氣,“我是外號叫三小,可是你,喜歡當小三。”這話彆人聽不懂,但是萬胤燁和段榆景都能聽得懂。以前段榆景喜歡葉珺莞。兩人情投意合,郎才女貌,羨煞了多少人。可是萬胤燁明知道,人家相愛。他還想方設法的插一腳。就衝這一點,沈鈞楓就看不起萬胤燁。萬胤燁的臉上,掛著他用來迷惑對手的笑容,“隻要冇結婚,我就不算插足吧?”“你臭不要臉。”沈鈞楓纔不管,直接罵他臉上。萬胤燁的臉色微微變了變,“我隻是和榆景審美相似。”他笑著,“倒是沈小三你,成日裡不務正業,不知道沈家的家底,還夠你揮霍多久?”以前的沈家,可是蓋過萬家的存在,隻是沈家內部太亂,都想爭奪繼承權,內耗讓他們落了下風。曾經沈家可是京都市的老大。時過境遷,不得不承認沈家落敗了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沈家的底蘊還在。在圈內還有一席之地。可這擋不住沈鈞楓看-